= =中科首页==   = =关于中科= =   = =新闻中心= =   = =行业动态= =   ==中科业务==   = =中科文化= =   = =中科艺术品= =   = =联系我们= =   网站升级  
国家新闻

 
  吴董所著《陌生的老路》连载(二十六)  
发布时间 2021-07-13


吴董所著《陌生的老路》连载(二十六)

20217 13    132  —144   

 

 

 

 

5、安哥拉:中石油也有尴尬的时候

 

安哥拉位于非洲西南部,首都罗安达,西滨大西洋,国土面积125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两千万,经济以农业与矿产为主,也有炼油工业,主要分布于卡宾达的滨海地带。内陆也出产钻石。

安哥拉在1885年沦为葡萄牙殖民地,安哥拉人多次举行反葡起义。20世纪50年代,在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冒出来3个组织,即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安人运)、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安解阵)和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安盟)。安人运于1958年开展大规模地下斗争,1959年领导多次反殖民主义暴动,并袭击殖民军据点。1961年春,人民武装力量转移到农村,成立了中央起义军司令部,开展游击战争,把武装斗争扩展到了安北部的大部分地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安哥拉一度成为全球的热点,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应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邀请,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把古巴军队派到安哥拉打仗,作战对象是支持安哥拉政府军的南非军队。在安哥拉,使用苏联武器的古巴军队与使用美国武器的南非军队打成一团,成为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代理战争”的巅峰之作。

1975年,葡萄牙政府同意安哥拉独立,向安人运移交政权。不过,平心而论,美国与苏联那时的作战目标都不是石油,因为当时安哥拉还没有发现多少石油,再说超级大国也犯不上为了石油而兵戟相见。

多年内战,安哥拉的交通设施遭到严重破坏,安哥拉铁路有本格拉、纳米贝和罗安达—马兰热三条主干线。安哥拉政府计划投入数十亿美元,修复总长约2700公里铁路。继上世纪70年代援建坦赞铁路后,中国在新世纪承建的海外最长铁路是横贯安哥拉全境的本格拉铁路。铁路于20148月竣工。本格拉铁路由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采用EPC(设计—采购—施工)方式建设,全长1344公里,西起大西洋港口城市洛比托,向东途经本格拉、万博、奎托、卢埃纳等重要城市,直抵与刚果接壤的边境城市卢奥。设计时速90公里,总投资约18.3亿美元。

安哥拉资源丰富,沿岸蕴藏超过131亿桶石油。当然,大笔财富不是一个早上发现的,边开发边勘测,逐渐积累。这个国家自1956年开始生产石油。之后石油产量逐步增长,由1956年的19万吨增加到1970年的507万吨。1979年,安哥拉政府成立石油部。20世纪80年代,安哥拉石油勘探获得突破,先后发现17个油气田。1985年,全国石油日产量达2311万桶。随着安哥拉内战的结束,石油勘探进入新高潮,国际大石油公司如埃尔夫、埃克森-美孚、印度国家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等纷纷进入安哥拉石油勘探和开采领域。

2004年,安哥拉石油的日产量首次超过100万桶,达到10512万桶。2006年,石油日产量为13815万桶。2007年日产量为170万桶。2008年深水油田投产后,日产量达200万桶。安哥拉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仅次于尼日利亚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

在长达27年的安哥拉内战中,由于动荡的政治经济环境,援助国纷纷撤出安哥拉,苏联和古巴在安哥拉下了血本,包括很多军人的生命,却也没得到什么,就离开了。在安哥拉经济极度困难、急需外援的关头,中国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援助安哥拉,中国不限于单纯的资源开发,也注重安哥拉的产业发展能力和当地公益事业的发展。

在中国国有石油集团进入安哥拉前夕,一个有中国血统的人注意到安哥拉石油,他叫徐京华,还有一堆化名,有安哥拉和英国双重国籍,起初是个掮客,后来成为绕不开的破坏者。早年与他打过交道的人士称,此人生于1958年,身高不到一米七,广东人,少年时赴香港,中英文俱佳,“这是个危险的人物,刀口上舔过血。”这么说的依据是,他最初缺资金,也没有经营石油生意的经验,在安哥拉内战时为政府提供军火支持、内战后为政府提供支持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贷款。

2003年,徐京华开始从非洲向中国出售石油。巧的是,赶上了中国石油企业“走出去”的第一波浪潮。那时中国做石油的人有心去国外开发,却不明白这种事怎么做。这种情况下给了徐京华机会。

这样的事,我在非洲屡见不鲜。中国国企到非洲后,两眼一抹黑,这时,其他中国人就来了,或早来几天,或华侨,说的天花乱坠,说自己在当地如何如何有人脉。估计徐京华就是这么与中石化搭上钩的。

石油是徐京华财富的根源,直接为徐京华埋单的是中石化。安哥拉的石油如何经由中石化的参与而使徐京华一夜暴富,最终又如何变成中石化的一个难以摆脱的沉重负担,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位于非洲西南部、西邻大西洋的安哥拉有1650公里海岸线,周围蕴藏着大约131亿桶石油储量。对于国内资源日益枯竭、渴望在海外控制更多能源的中国石油公司,这是一片梦中的香格里拉。

徐京华背后有个金钟道集团,集团得名于香港金钟道88号。附带说说,在中国大陆,注册一个集团,在工商部门有严格审批手续,而在香港,随便花俩钱儿就能注册“集团”。金钟道集团旗下有安中国际石油控股与中国国际基金两家公司。控制者为创辉国际发展,罗方红持30%股份,冯婉筠持70%。虽然金钟道股东名单中找不到徐京华的身影,但他代表企业网络与各国要人或大亨会晤。金钟道集团是个黑金帝国,与英国石油、道达尔及大宗商品交易商嘉能可均有业务往来,据称从印度尼西亚的天然气、迪拜的炼油,到新加坡都有利益。

徐京华与中石化是怎么认识的,说不清了。反正从2003年起,徐京华开始为中石化在安哥拉获取石油区块牵线搭桥。次年,中石化通过与徐京华和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设立的合资公司合资,成立安中国际控股公司。安中石油是一家石油公司;中国国际基金主营基础设施和矿业的分支。而安中石油“安中”二字,应该指的是安哥拉与中国。

非洲国家的领导集团成员比较随意,我亲眼所见,有的部级官员在商店里讨价还价,与店员争的脸红脖子粗,与寻常百姓无异。徐京华与生意伙伴罗方红在香港成立中国国际基金(下称中基公司),中基公司利用与安哥拉政府和其国家石油公司领导人的走动关系,获得工程和石油,并试图将这一模式复制到其他国家。徐京华自我包装为中国政府的代表,帮助中国企业打通与非洲政商的关系。而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多次声明,中基公司为香港的一家私人企业,与中国政府无任何关系。但苦于徐京华的境外身份,难以对他采取有效措施。

安哥拉是徐京华的福地,他在那里赚了钱,也结识了安哥拉国有石油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曼努埃尔•多明戈斯·文森特。这位掌管安哥拉石油的重要官员成为徐京华手里的一张牌。

20043月,徐京华到北京兜售,称有办法从安哥拉拿到石油区块。见过徐京华的一位人士称,他看起来“颇为潦倒”。罗方红通过丈夫、时任香港光大集团董事兼助理王翔飞的举荐,帮助徐京华见到可代表中方决策的人。为打消中方的疑虑,5月,徐京华将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CEO文森特带到北京(据我在非洲国家的工作经验,非洲国家官员愿意到北京看看,不管熟悉不熟悉,只要对方承担飞机票,拔腿就跟你走,而且到北京后不讲究住处,可住快捷酒店)。时任中石化总经理的陈同海听闻文森特到来的消息,“很激动”。经中间人安排,文森特见到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及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陈同海参与了会见。交易在中石化国勘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上通过后,等不及中石化内部专家委员会讨论,就直接报中石化党组批准。

在徐京华和罗方红成立中基公司时,安哥拉刚结束长达27年的内战,迫切需要重建基础设施。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愿意向这个国家发放贷款,除非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能理清账目,公布审计报告,而且安哥拉政府能够严厉整顿腐败。但是,中基公司却于2005年宣布,给安哥拉政府29亿美元贷款,用于其国内基础设施重建。

可以肯定地说,中基公司是在瞎忽悠,这个皮包公司压根儿拿不出29亿美元扶植安哥拉政府。但凭着一通瞎忽悠,在香港注册的中安石油公司成为从安哥拉向中国销售石油的中间商。此后,安哥拉成为中国进口石油的重要来源。在随后的几年里,中基公司陆续获得了安哥拉十几个石油区块的权益,而且获得在津巴布韦开采钻石的许可,还在几内亚取得了一份利润诱人的采矿合同。2008年,中基公司收购了美国金融界曾经最富盛名的地标建筑,即华尔街23号。

徐京华上来就捧出一盘香饽饽,把安哥拉18区块推荐给了中石化。18区块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西北方向、在距离海岸150公里的深海海域中,地下位于下刚果盆地的最南端,古刚果扇盆地斜坡区,工区南部进入宽扎盆地;平均水深1500米,开发区面积322.57平方公里。当时证实储量为102.49百万桶(其中已开发储量7904万桶,未开发储量2345万桶),概算储量为67.24百万桶。

安中国际成立之初,徐京华个人和安哥拉石油部门的资金都捉襟见肘。徐京华的最大本事是在安哥拉有人脉,能动员安哥拉政府做一件事,那就是蹿叨英国石油(BP)把这块大肥肉让给中方一大块。

20065月,中石化为规避和控制替中安石油融资承担的风险和潜在项目运营风险,由中石化集团提供完工担保,安中国际以18区块的储量和开发后产生的现金流作担保,进行有限追索项目融资,以置换部分股东贷款和支持后续生产。安中国际从13家银行组成的银团获得14亿美元项目融资贷款,其中5家中国的银行提供了一半,包括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外资银行则包括巴黎百富勤、渣打、ING等。贷款为期7年,在项目施工期间,由合资公司的中方中石化独家提供预完工保证,以项目资产和权益作抵押。尽管决策程序有瑕疵,18区块凭借着稳定产量和可观的收益贡献,在中石化内部被树为海外项目的典型。

18区块的作业者为英国石油(BP)。BP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石化集团公司之一,由英国石油、阿莫科、阿科和嘉实多等公司整合重组形成,主要业务是油气勘探开发,炼油,天然气销售和发电,油品零售和运输及石油化工产品生产和销售。BP总部在英国伦敦。公司资产市值约为2000亿美元,拥有愈百万股东。2003年,BP在《财富》杂志的全球500强中排前五名,名列欧洲500强之首。

18区块当时已进入商业开发,作业者是拥有另外50%股权的英国石油(BP)。按照石油业内的说法,除掌握在中东和俄罗斯等国家石油公司的资产,油气产业上游的资源大多已被英国石油公司(BP)、壳牌、道达尔等国际石油公司瓜分殆尽。后来的中国石油公司可选择的标的有限。而在2003年前,中国石油企业在海外刚刚起步,只是在集团公司级别试探性地参加一些项目,金额不大,几乎不对外披露。

由此不难理解,20037月,当壳牌公司宣布招标转让其在安哥拉海上18区块的50%权益时,中国的石油公司争相竞逐。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海油)以3.8亿美元参与竞标,因报价低而败给了印度石油公司(ONGC)与日本的联合体。

印度ONGC联合体20044月与壳牌签署初步协议,中国公司获得油田权益的机会变得非常渺茫。当时如果说还有机会,便是由安哥拉政府行使优先购买权后,中国公司再从安哥拉政府手中购入。

尽管印度ONGC联合体将出价提高到6亿美元,但为时已晚。按照安哥拉一位高级官员当时的说法,这种“未先咨询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而直接与壳牌对话和谈判”的做法“犯了大错”。

最终,壳牌同意安哥拉石油行使优先收购权,后者再转手将18区块50%权益出售给安中国际。2005121日,双方在香港草签协议,并迅速获得安哥拉石油部和财政部批准。225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访问安哥拉期间,双方签署转让协议。

徐京华与文森特的特殊关系,在这次交易中起了作用。安中国际时任总经理耿宪良在2005年工作报告中表示,“需要感谢文森特主席和Sam Pa(即徐京华)先生,感谢他们在为安中国际获取18区块权益奔忙斡旋的辛苦,(他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基公司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总部坐落在总统府不远处,“只要楼里铺上红地毯,我们就知道徐京华来了。”在中基公司上班的人如是说。看样子徐京华很懂包装,熟悉他的人说,他有7架私人飞机,其中一架由空客A340改装。这话也不知道是瞎扇呼还是真实情况。他的朋友称他“徐胡子”,不仅是因为他常年蓄须,也是对他的性格的调侃,他说话高喉咙大嗓门儿,不时地手舞足蹈,坐私人飞机往来于中国和非洲,邀请过中国官员和商人同行,以展示实力。

苏树林先后担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中石化集团董事长、福建省省长等多个要职,曾乘坐过徐京华的飞机。苏树林投身仕途前在石油系统工作过小30年,2000年在中石油集团升至副总经理,2006年调任辽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07年至2011年以救火队员身份回到石油系统,接替落马的陈同海担任中石化集团总经理。苏树林在中石化任职的4年中,加快海外战略步伐,主导了多个海外油田项目的收购。在收购安哥拉多个油田区块期间,徐京华与苏树林产生了交集。

中国政府用政绩考核官员,中石化鼓吹本次交易是中石化上市以来首笔海外油气资产注入,项目完成,探索出了境外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的的模式,在国内影响巨大,被交易资产是中石化集团最好的一项海外资产,属于世界级优良资产,其生产能力居全球深水石油资产前列。

2006年,中国石化总公司与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签署管理和启动协议。2008年,双方成立中国石化—安哥拉石油公司,建设自己的炼油厂。在安哥拉石油出口对象国中,中国居第二位(首位是美国)。不了解情况的中国人容易小瞧了安哥拉。实际情况是,很多年来,在中国进口石油的国家中,安哥拉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居第二位。或者说,中国人使用的安哥拉石油,比使用俄罗斯石油还要多。

中石化通过安中国际,间接持有18区块27.5%的股权,并据此享受分成。这块资产被注入中石化股份公司时,正处于稳产期,日产高达22.5万桶。但这是理论峰值。18区块西区的情况则没有那么理想。

这笔交易挺值。中石化股份公司公告称,安中国际在2009年前11个月实现净利润19.8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达20.9%。后来接替陈同海出任中石化总经理的苏树林曾经表示,安中国际所持18区块权益,是“母公司海外最好的一块资产。”到2011年底,中石化股份已还清18区块的贷款,前期勘探、开发和生产成本也已在2011年底全部收回。截至2014年末,中石化在该项目上的累计投资为27.62亿美元,累计收回资金53.38亿美元,实现净现金流25.76亿美元。诚然,因近年国际油价的低迷,18区块的好成绩被打了折扣。

从开始,徐京华和中石化有意把安哥拉做成一桩长期买卖。2006年后,中国三大国有石油公司以保障能源安全为由,将“走出去”战略推上新高峰。中石化长于炼化,上游资源短缺,苏树林2007年上任后,提出打造“上游长板”,期望海外权益油产量在“十二五”期末达到1亿吨。与此同时,国际油价涨至每桶97美元,安哥拉18区块开始分红,成为中石化在海外最亮眼项目。有了18区块盈利托底,中石化开始期待下一个像18区块这样具有稳定回报率的资产出现。

20064月,安哥拉政府对15/0617/0618/06三个退还区块公开招标。与已获得探明储量的18区块不同,这三个区块还在勘探阶段,可采储量到底有多少、是否适合商业开发是未知数,在此阶段进入,很少有银行愿意提供贷款,中石化要冒更大的投资风险。

任何一家石油公司都不可能回避勘探带来的诱惑和风险,在勘探期介入,意味着有可能较便宜地拿到未来有高产出的油田。不过,比中石化更有上游经验的中石油在收购海外资产时,尽可能避开勘探期区块,选择收购已进入建设期和开发期的区块,这些区块基本明确了经济可开采储量,有确定的商业前景。国际石油公司在收购上游资产时,一般推崇金字塔型的资产组合,即以开发期资产为基础,尽可能多收购;其次是建设期资产,最后金字塔顶端是勘探期资产,占比最小。

在安哥拉,起初中石化对勘探区块不感兴趣。2006年,中石化国勘对三个区块的估值仅1.5亿美元,而安哥拉要价13亿美元。徐京华要买,中石化总经理陈同海认为价格太贵,决定先“晾晾”。后随着管理层更迭,2008年初,新任中石化总经理苏树林访问安哥拉后,三个勘探区块的收购事宜重新提上日程。最终三个区块各20%27.5%40%的权益被徐京华与安哥拉石油公司合资组建的新中安石油(CSI)中标拿下。新中安石油实际上也由徐京华控制,徐京华的伴侣冯婉筠和罗方红私人持有的创辉国际持股70%,另外的30%属于安哥拉石油。

经徐京华推荐,中石化在2008年后陆续收购15/0617/0618/0631325个海上区块,它们成了中石化的沉重负担。中石化的一位高管后来颇感讶异:“最初收购的区块是有效益保障的生产区块,没想到后面又买了几个勘探区块,还和生产区块的收益捆在了一起。”

在三个区块公司的收购总支出当中,中石化分摊的部分应是9.33亿美元。然而,拥有另外一半权益、由徐京华掌控的新中安石油(CSI),却要求中石化为其垫付应由其分摊的收购投资和运营资金融资,所以中石化为这项收购共花了18.66亿美元。

除了三个06区块,中石化还以相似交易结构收购32区块产品分成合同和联合作业协议的20%权益。双方同意,继续以中石化和中安石油合资的模式,在安哥拉开展油气区块收购,复制18区块的合作模式,由新中安石油利用与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的密切关系,获得并购机会及当地政府部门支持,中石化集团负责项目收购和运营资金支持。

徐京华等获得的不仅有相应区块股权,还有中介费。20098月中石化和新中安石油签订咨询协议,确认后者凭借对安哥拉的了解提供“独家服务”,协助中石化获得32区块、15/0617/0618/06的股权。收购完成后,中石化需向新中安石油支付4200万美元咨询费。咨询费拆分两笔向中石化党组报批。第一笔咨询费得到党组的“原则同意”,因为新中安石油在帮助中石化拓展安哥拉业务发挥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为了对新中安石油表示感谢,并进一步密切双方今后在安哥拉业务上的合作,中石化党组原则同意比照2004年收购18区块时的做法,向新中安石油支付金额为3300万美元作为代理服务费。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徐京华将区块公司的股权卖给中石化,还要作为中介收取咨询费,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中石化须仰仗徐京华解决的问题太多。中石化国勘为完成收购所需要的全部许可证、批准书等,包括政府批准文件,尤其是安哥拉石油部要根据《石油业务活动法》批准32区块的权益收购,并放弃行使涉及32区块权益收购的优先否决权,以及32区块联合作业协议有关各方放弃就32区块权益收购行使有限购买权等,都要由徐京华的新中安石油协助解决。最终,加上收购31区块时所需约950万美元顾问费,中石化国勘为5个项目共向徐京华掌控的新中安石油支付超过5100万美元的顾问费。除第一笔3300万美元的费用,其余均未经党组讨论。

在资源国投资的外方投资者,如想转让持有的油气区块,可自主招标寻找另外的投资者接手。但最初与资源国签订的合同当中,往往规定资源国政府或其国家石油公司具有收购转让该区块的优先权。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在道达尔宣布中石化中标之后,行使了优先权,与当年18区块时对壳牌的方法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吃亏的是中石化。

安哥拉石油公司行使优先权后,通过与徐京华的合资公司老中安石油(CSH)收购了道达尔出让的权益。之后,这部分资产再被注入新中安石油(CSI)。油田权益被徐京华控制的公司左手出,右手进,中石化最终拿到这些区块的股权,不过权益少了一半,中石化旗下的SOOGL与新中安石油以5050的股比共同成立SSI 31区块公司,再以SSI 31区块公司的名义向新中安石油购买31区块5%的权益。

这笔收购花了中石化集团7.86亿美元,其中3.93亿美元买的是中石化实际持有的31区块2.5%的权益,另外3.93亿美元是替新中安石油垫付。这其实是空手套白狼的做法。徐京华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中石化承担了合资公司所有的收购资金和运营资金(即勘探开发时所需资金),自己还控制着另外一半的股权。

一年之后,美国马拉松石油公司(Marathon)公开转让31区块10%的权益。通过同样方式,徐京华的公司又不花一文获得了31区块5%的股权。32区块的操作也类似。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中科投资版权所有   电话: 01064920113  649220713   京ICP备14029497号-1

网站管理